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今日头条 > 正文

故乡的云,文革,套马杆

admin 0


这世上难的,不是做了多少大事,难的是,把一件小事做到极致。




有这么一个人,

你叫不出他的名字,

甚至没见过他的样子,

但你一定看过他题写片名的电影,

周星驰的《逃学威龙》《大话西游》;

王家卫的《阿飞正传》《一代宗师》;

王晶的《赌神》《赌侠》;

程小东的《倩女幽魂》……






那些你能想到的大片;

你能回忆起的经典大连丰元小区二手房海报;

你会注意的别致片名,

都可能出自这位港片“字神”女红卫兵之手。

侠与义,匪与警,人与鬼,情与爱,

都在他的笔下,淋漓尽致。






这位香港大片的“金字招牌”,

从80年代中期就成为

很多片商御用的电影片名书写人 ,

这一写就是30年,

在当今电脑造字风行的时代,

他别具一格的手写字体

仍然是港产片的宠儿易信网页版!


人称“华戈”大悲水的正确制作方法,戈却不是哥!




他,叫冯兆华,人称华戈,戈却不是哥。由于脾气好,没什么棱角,几十年都没跟别人吵过架,朋友说他软弱,建议他将名字改得硬气些——“用谈秋月那个戈啊,武器那个戈”,“也好。”就这样,冯兆华就这样变成了华戈。

幼时耳濡目染,爱上书法!



华戈写字


冯兆华在八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,因为家境不好,华戈永远是用哥哥姐姐们用剩用残的毛笔,但这无法阻挡他对书法的热诚。他觉得,自己是用最不好的笔,写最好的字。



华戈题字影片《精武风云》


父辈们平日爱写书法欣赏字画,在这种氛围下,冯兆华年幼时已养成兴趣,主要出于模仿大人的心态:从模仿到学习欣赏再变成个人爱好,在比较当中得到的乐趣;亦在批评声音中得到保卫萝卜挑战26警惕。

移居香港,比赛获奖得“饭碗”!




冯兆华祖籍原是广东顺德,197李钟勋9年移居香港。初来香港,除了字写得好,华戈别无所长,在亲戚家的电器行代理国外的高级灯饰。不久后,“香港青年学艺比赛”开赛的消息传出,天天看华戈写大字的工友们怂恿他参加,结果,华戈拿了优异奖。从那之后,便有人找上门来让他写店名招牌、菜牌。华戈就此离开电器行,做起了“写字佬杨武事件”。那一年,他31岁。



华戈题字影片

过去老话讲,名不正则言不顺,中国人喜欢在牌匾上下功夫,在香港则尤其讲究,80年代、90年代港片中,街道上形形色色的招牌,有一大部分出自华戈之手。




他提上油漆与毛笔,到处帮他人翻新招牌,见哪家店铺的招牌旧了,就主动过去帮忙。写的时候不知道收多少钱,都是让人家看心情随便给。“收入好,有大肉饭吃;无生意,只好叉烧包填肚。”就这样,华戈自给自足,将兴趣做成了职业,似乎也是件挺好的事儿。

成街头“写字佬”,可“麻烦”也不少!



可没干多久,就被警察盯上了。因为他那时总是背着几罐油漆,插上几支刷子,在大街上张望,红色的油漆掉在鞋上BTann,路边的警察抓他问话,“你做哪一行的,为什么鞋子上全是淤血?”以为他要“做大案子”。




楼房之间伸展开来悬在半空中的各种“白手招牌”,是香港的标志之一。所谓“白手招牌”就是在外墙或光身招牌上先刷一道白色油漆,待晾干后再用红色油漆题字。



华戈题字影片《逃学威龙》

当时,华戈接的最多的就是这种“白手招牌”。写“白手招牌”,最大的问题是危险。二三十层的大厦要在外墙上写大字,包工头问他,“做唔做?”“当然做!我拿命拼的,不用帮我买保险,又可以自己设计字体直接写。”华戈回答道。

做一行,“赔上性命”也要做好!




华戈用实际行动为我们诠释了“危险也认命,做一行,就要做到最市长的初恋爱人好。”

那时,华戈常常独自站在二三十层的楼层,脚底踩着五十厘米宽的竹棚架。一只手扶着竹棚架,一只手挥动着大毛笔,身子向后仰出,以便看清整个字。一路从上写到下,干完活就收钱。华戈还有位最佳战友——一个油迹斑斑,印着卡通公仔的布袋子。这个从垃圾桶里捡的,装着油漆和刷子的工具袋,陪华戈走过香港的大街小巷。




香港街头因为它题写的招牌而迷人。久而久之,华戈对各式店铺的各式要求也总结出了自己独到的心得:酒楼的字要敦厚宽容,书院的要端庄稳重,武馆社团主要看气势……

盘下写字档口,开始涉足“影视圈”!



华戈题字影片《新少林寺》


1983年,华戈在砵兰街花2800元盘下一个档口,专门写字。那是当年来移民来香港的外来者聚集地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是下层人生活的地方”,写字佬开的档口也有十几个。华戈写字时,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都愿意停下来围观一阵,这其中时不时也有影视圈的人,他的字也渐渐被传到了演艺圈里。


一开始,华戈只是接一些道具活,到清水湾片场、邵氏的片场里帮道具组写电影里各种招牌上的字。给道具写字,并不容易。比如《半生缘》里的旧上海场景,华戈需要翻阅各种旧上海的画报、历史的相片,看看那时候流行什么字。香港流行北魏体,而上海则更西式一些,融合了仿宋体。一条街上大大小小的店铺招牌,还有店铺里的用品,华戈需要写出完全不同的风格。”




行业不同,老板不同,不同的老板找的写字的人又不同,你就要写出这种感觉给他。”有时还会“代笔”,即代替演员在电影中出现的手部写书法的特写镜头。周星驰拍《武状元苏乞儿》里,挥着毛笔舞文弄墨的镜头,就是华戈的手“代笔”。当时华戈在手上抹了些粉,让粗糙的手看起来更年轻一些。

得贵人引荐,为电影写片名!




在写字行当混到一定的名气之后,华戈就以2800港币在钵兰街租了一个小小的铺位,算是开始创业了。

到了1989年,这天有一个过路客经过他的书法档,驻足观看了半晌挂在门外散散落落的字幅,就问他:“这是你写的吗?”华戈点头,抬头打量面前这个人,身材魁梧且肥壮,面容熟悉,这不是武打明星洪金宝吗?




洪金宝很是欣赏华戈的书法,觉得他的笔锋苍劲有力,很适合题写武打片的电影片名,于是就把他介绍给电影公司,自此,华戈又有了另一个副业——电影片名题写。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,从入行到现在,华戈写过不下60部电影的片名。


一发不可收拾,“包揽”港式大片题字!




用“行云流水,落笔生花,笔名器王天守法灵动,切题百变。”来形容华戈的字,再合适不过素姬,他的字独占鳌头,他人很难模仿。究其原因,总因那份无可比拟的意趣。



华戈常用的写字工具

1989年,华戈第一次给电影写片名——刘德华和钟楚红主演的《爱人同志》。



星爷算是华戈忠实的追随者,早先的《逃学威龙》《食神》《大话西游》,后来的《美人鱼》,海报上的片名皆出自华戈之手。金日煌







刘伟强的《古惑仔》系列,从第一部开始拍到最后一部,海报上的四字成语,都是华戈写的。




黑社会的题材,杜琪峰也找他写,《黑社会——以和为贵》《放逐》等。






80、90后绝对都看过的赌神系列之《赌神》《赌侠》,也是王晶找他写的。




还有王家卫,在澳门拍《2046》时,电影剧组在澳门搭了一条街。华戈写字时,王家卫在底下张望。等华戈写完,王家卫说,还是换成那边好。华戈说,你拿主意咯。于是道具佬把字擦掉后,他到另一边写。王家卫看了看又说,华戈,还是这边好。“咪咪摸摸(磨蹭)”,华戈如此评价王家卫。写完《2046》,华戈决定不再接王高格罗斯家卫的活。




拍《一代宗师》时,王家卫又请华戈到开平赤坎的片场写字。华戈没有答应。结果剧组找了几个书法家来写字都不满意,只能再次找华戈出山。华戈不能抛下书法班的学生,最后在纸上写好了五寸大的字,让剧组把字拿去扫描放大。




电影《一代宗师》中出现的所有招牌都是华戈写的,而且都是一遍过。

写字要有灵气,就像电影人物要有灵魂!


华戈说,“人写字时透的那种灵气,跟看电影看小说,做阅读理解都是一样的。”在书写电影片名时,也有其自己的理解和意趣,例如他说,《倩女幽魂》就要写得幽幽怨怨、断断续续,藕断丝连的感觉。






把笔迹拖得缠绵,妖气阴森,欲说还休,苦楚与幽怨,人鬼之间注定分离的苦痛,硬是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
写《魔警》,并不是说警察是魔鬼,而是这个警察又多重性格,主角觉得自己是警察,又是执行者,又是判官。所以必须在魔警这两个字里体现出这些点,可又不能把字写得面目狰狞。




写《夺帅》,不仅加重了主笔的力道,更利如一把尖刀,英雄锐不可当的霸气,就那么径自劈开。





《叶问》第一集定量灌装机他觉得要写得像咏春拳那样劲道、干脆利落一些,但到了《叶问前传》,叶问还未成名,就决定写得干瘦、内敛一些。




《志明与春娇》他就决定要写得女性化一些,柔软一些。




2013年凭江门野协《僵尸》一片让人惊艳的新生代导演麦浚龙,就十分喜欢华戈的字,还让他题写了电影片名,其实在早之前麦浚龙参与编剧的《复仇者之死》,已经找他来写了。



不但如此,麦浚龙早在2009年出个人的唱片《天生地梦》时,全碟的中文都是由华戈所书写。




被问到哪部让他印象最深,他脱口而出是《跛豪》:“内地朋友看到了这两个字,就知道是我写的。才知道我过来香港了。”


属于自己的书法,是别人偷不去的!

很多人都会问华戈同样一个问题:“会不会担心书法会被电脑取代?”这时候华戈总是笑笑,说,“没有灵气的东西,谁都可以接过去。正如华戈的书法,就很难被别人偷去。因为别人学的,不是内里,而只是临摹。



华戈认为毛笔的品质较墨水的品质更为重要


“电脑有其好处,但现代忽略了写字就是悲哀。对晓创生于中国文字的确是一种衝击,不过仍然不可以被取代,因为每个中文字都以象形文字出发,每一个字都是艺术,中国书法近年也越来越蓬勃,很多外国人都会专程到中国学书法。”



陪伴华戈十载的眼镜


华戈自己也对不同时期的书法名家先贤,王羲之、柳公权、 颜真卿、 赵孟頫 、唐伯虎等,都很敬畏地欣赏和学习。




有人说华戈的字,

是随着主人公一起成长的,

世间百态,人间爱恨,

虽然仅仅几个字,

但已然是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。





或许保剑峰以后看港片,

我会注意那故乡的云,文革,套马杆镜头中的老字号招牌;

去电影院时,

我会留心海报上华戈的笔触;

看完影片后;

我会体味那字体与港式影片的韵味;

或许,这带来的种种变化,

就是书法的魅力,

就是港sp张飞式的“手工”温度~


注:本文已取得冯兆华(华戈)授权,并由壹号收藏编辑整理。